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主页 > 741111.com >

《素食主义者》:人性的追问

2019-10-24 15:55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在刚刚过去的五月,韩国文二代女作家韩江凭借《The Vegetarian》(《素食主义者》)获得布克国际文学奖,这部2004年的旧作再度引起关注。《素食主义者》由“素食主义者”、“胎斑”、“树火”三部分组成,作品向人们表达着女主角英惠不食肉类、反抗暴力、超性欲的人性以及“人是什么”的追问。

  “我的写作主题,从大的方面来看确实就是‘人是什么’,现在我也不断在思考这个主题,每次写小说时都会问自己这个问题……我写第三部长篇小说《素食主义者》时,思考的是人能不能完全地去除暴力,能不能在去除暴力的状态下生存下去。”然而,韩江在作品《素食主义者》中,让女主角面对的第一个暴力就是婚姻的冷暴力。女主角英惠在丈夫眼里是再普通不过的女人,即使是第一次见面也没有怦然心动的感觉。作家韩江让英惠扮演着极其平凡的妻子角色,甚至与丈夫的关系保持着冷漠的距离。

  英惠做“一个梦”,继而“素食”的决定使得这种婚姻的冷暴力愈发不可调和与无法挽救。压抑、灰暗的音符飘荡在整个作品中,“一个梦”不仅让英惠喘不过气来,似乎给读者的内心也压上一块沉重的石头。因为“一个梦”让英惠决定拒绝食肉,然而接下来便是一个个暴力与反暴力的争斗。

  面对日渐消瘦的英惠,丈夫及其家人极力反对素食,甚至英惠的父亲还对其强行食肉。这更加拉开了英惠与家人的心理空间。在英惠的姐姐回忆中,父亲一贯地对英惠施以暴力,这也许是英惠想“离开这里”的根源。面对英惠食素,无人真正关注、了解其中的缘由,只是以暴力的形式管制,以致英惠割腕自杀。最终其发展到精神疾病,导致家庭破裂。

  人到底是什么呢?这是作家韩江在其作品中一直追问的。人是画家绘在胸部的花朵?还是倒立的大树?但绝不是英惠梦里出现的狰狞的、暴力的恶。作家韩江让英惠用婚姻的冷漠、亲情的暴力、爱欲的美来一步步寻找着人到底是什么?也带着我们更深层次地走进女主角的内心世界,香港惠泽社群资料。探求这个复杂、难以概括的人性问题。

  可以说,在他人看来英惠的言行是不正常的,精神是患有疾病的,但作品通过这样一位行为诡异的女主角在诉说着暴力下(所谓正常人过度的关怀)难以摆脱的苦难以及所谓正常人难以理解的被冠之“非正常人”对人性真善的追求。

  规约是人为制定的,并适合于大多数的。一旦有少数人打破这种常态,并且在不确定是否具有可靠性或者所谓实证科学性的前提下,少数人是难以维持与坚守的。英惠被诊断为精神疾病,面对各类手段的治疗便是对英惠内心坚守的进攻,是一种暴力摧残。四肢被绑、强行插管、打镇定剂等等诸如之类,在英惠看来是反常的、不可想象的,英惠也只有选择无力地拒绝。

  人们总是习惯将社会约定俗成的理念强加于每个人身上,而恰恰英惠要逃离这种规约,寻找“我到底是什么”的答案。

  面对压抑、暴力的世界,英惠选择敞开自己而不是放纵自我。从不戴胸罩以缓解带来的压迫、六合马报。赤裸上半身以驱走外部的燥热……英惠的行为常人是难以理解的,英惠也与常人走得越来越远。

  如果说艺术家都是疯子,那么作家韩江让“姐夫”与英惠走到一起并归为一类人。作为画家的“姐夫”能够走进常人所不能融入的世界,而作家韩江使得“姐夫”慢慢放弃爱欲伦理道德底线,通过艺术的层面与英惠合为一体。那个全身彩绘的英惠面对彩绘的男人情不能已,一句“我下面湿了”勾起“姐夫”的爱欲,而英惠的爱欲却是对彩绘花朵的欣赏,不是男女的肉体之欢,这一点与艺术家“姐夫”不同。可以说,作者在此想要表达的男女之爱不是肉体也不是肉体之后带来的精神之欢,而是“姐夫”与英惠做爱时臀部胎斑下花朵随身摆动的绽放之美。爱欲融入美之中,这里超出了人的实体,此时的英惠是一朵花,一朵美丽绽放的花。然而,英惠的超性欲望再次被“姐姐”的暴力打破。英惠再次进医院且禁食,认为自己是一棵树,一棵只需要阳光和水的树。